当前位置: 首页> 牛牛游戏

从前两集看,这部新剧至少不比9.3分的前作弱

发布时间:20-08-20

甘琳

也许我们远离权力中心,但风暴过后,每个人都有可能是共谋。
2017年夏天,韩国编剧新人李秀妍用一部时刻都在烧脑的检察官职业剧《秘密森林》,悄悄回应了前总统朴槿惠「闺蜜干政」案件里那些隐秘的森林。
《秘密森林》(2017)

《秘密森林》是普通白领李秀妍用三年的业余时间构思的职业剧,梨花女子大学毕业的她对政治和公权力有着敏锐的嗅觉,当她觉得自己的剧本已趋成熟时,她毅然辞去工作,联系上SIGNAL 娱乐公司推销自己的剧本,并最终成功说服SIGNAL 娱乐公司首席执行官为自己完善剧本细节提供更多的项目支持,比如让自己能够跟着地方检察官深入体验办案流程等环节。
「李昌俊(《秘密森林》第一季的森林设计师,自知有罪的他明里暗里让黄始木参与腐败案件调查,并最终用自杀赎罪)使我想起前总统府(朴槿惠)秘书办公室的吴炳佑。」

李昌俊在第一季里是检察官黄始木的职业启蒙人,年轻时看过李昌俊庭审现场,黄始木才立志检察官事业;同样,李昌俊也是黄始木的敲钟人,身背数条人命、放纵腐败的他让黄始木意识到权力必须被公开、被披露才能得到正义的制衡。
理想主义的黄始木和韩汝珍在日常世界里可能永远无法出现,但李昌俊这种游走在正义和邪恶边缘,一路从检察长坐到青瓦台总统秘书的复杂人物,才是编剧李秀妍认为需要让观众看懂并反思的现实的人。

意料之中的,当2020年夏天《秘密森林2》终于播出,第一集开头的「真理吟诵」,出自李昌俊之口:
追逐着真理向前迈进,朝着合理的方向前行,这是段无止尽的过程,停下的瞬间便注定失败。向着变化前进,仿佛使我的脚成为细针,穿着看不见的线,让我毫不停歇地行走,我相信一丝的希望,胜过无数的绝望,以绝不停下脚步的意志,再次迎战。
李昌俊已经死了,但韩国公权系统的隐秘森林依旧存在。
《秘密森林》(2020)

很多观众会觉得第二季前两集的大学生溺水案和第一季开头的贪污杀人局中局案比起来节奏寡淡很多,但如果用对公权力的质询角度看,第二季的李秀妍显然比第一季更着急,因为她在一开头就直指了韩国当下的政治改革。

文在寅上任三年多一直致力于权力改革,今年年初通过的司法改革案就提出建立独立的高层公职人员调查部门,并期望通过「检警调查权」的修改,将检察和警察两个在韩国属于上下级关系的公权力系统调整为互相监督制衡的平级系统。

大学生溺水案正好是韩国警方攻击检方权力滥用的工具,首尔地方检察仅仅在一天之内就帮过失致人死亡、证据不足的富二代撇清嫌疑,仅仅是因为富二代的律师是退休的法院官员,根据韩国司法界的「前官礼遇」守则,案情会利好于「前官」一方。

韩汝珍供职的警察厅搜查革新团,和黄始木任职的检察厅刑事法制团,是剑拔弩张的警方和检方权重争夺战的先锋战场,这样一来,第一季被cp粉用放大镜找糖吃的黄韩cp,又要一下回到解放前,重新变成交战对象。
同样着急和盘托出的另一对新增的交战对象,是黄始木和韩汝珍的上司禹太夏和崔维,这两位捍卫彼此利益集团的权力代言人,一出场就「自曝」身份,完全用不着观众像第一季一样,必须沉浸式地体验并拨开角色的层层迷雾,自发探究他们的本来面目。

当然这也很有可能是编剧放出的迷雾弹,绝对分化的二元对立角色并不是李秀妍所推崇的,除去黄始木和韩汝珍两位绝对理想主义角色,她擅长刻画的一直是亦正亦邪的权力风暴中的当事人。
第一季里见风使舵、两面三刀、换大腿比换衣服还快的徐东载检察官就是和李昌俊一样出色的角色。从地方大学考来精英云集的首尔地方检察厅,没后台、没学历、没资本的他为了爬梯,甘当李昌俊的十多年狗腿子,偷听到自己要被当作弃子后,又立刻寻找所有有用资源自保,看着他拼命挣扎的样子,估计大部分被生活蹂躏过的观众想到的不是厌恶,而是自省和对号入座。

在第一季结尾被李昌俊用生命告诫的徐东载,在第二季用告密举报的出场,意料之中地巩固了观众对他的「怜爱」。油嘴滑舌的他孤身一人在检察厅刑事法制团长禹太夏面前爆料警方腐败滥权案件,三份精心准备的文件可以是禹太夏重拳出击法宝,但也可能是徐东载这个爱升官胜过正义的不靠谱检察官设下的圈套。

在禹太夏的安排下,徐东载将会在后续的剧情里成为黄始木的帮手,这又兜回了第一季里黄始木的名言——要把朋友放在身边,更要把敌人放在身边。亦敌亦友的徐东载,可以预知的是,将再次成为《秘密森林》里最容易被普通人共情的角色。
「当我们用手指向别人时,虽然一根指头指向别人,但其他手指都伸向自己。最后我想说的是,一切都来于自我。」不论环境如何演进,人物的初心是编剧开发角色的重要依据。

少年时被切除脑部情绪感知系统的黄始木是个理想的检察官形象,没有感情羁绊的他有着一颗纯白的初心,他相信的是宪法和程序正义。

孤身一人的女警韩汝珍是个始终关注卑微个体的理想的警察形象,她能够邀请受害者家属在自家安顿,也能够对韩国小姐一样的贵妇不卑不亢,她相信的是单纯的正义。

本质上来说,韩汝珍是获得了共情能力的升级版黄始木,他们都不像是活生生的现实里的人,但又是第一季经典台词「正义永远是暗恋对象,是终极理想」所说的那样,是活生生的现实观众永远暗恋的理想神话。

由此看来,《秘密森林》其实已经给出了某种答案,终极理想是遥不可及的,人们只能在隐秘而黑暗的森林中跋涉前行。

合作邮箱:irisfilm@qq.com

微信:hongmomgs

有了它,我觉得像活在科幻片里
又被淘汰的五条人,暴露了我们对土味音乐的阶级偏见
《八佰》,在好几个方面都确立了华语战争片新高度